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1
  
   在进入议论之前,先说一件眼前发生的事情。
  
   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原来较少被人关注的商业部成了舆论焦点,人们眼巴巴地看着商业部发言人,因为他是在代表国家发出声音。结果如何呢?很令人失望,这个人(实际上是为发言人起草发言稿以及审阅批准发言稿的官员们,我在此不做特别的区别和强调)没有展现出应有的国家智慧,不仅谈话内容,甚至肢体语言也给人以浅薄的印象。作为发言人,语句流畅恐怕是最基本的任职条件,你就不能轻松自如一些吗?有理不在声高,亲朋好友间总有这样的叮咛:“有话好好说,甭动不动就跟人家呛呛。”这不是怯懦,更不是妥协,它强调的是说话的艺术,是教养。人越是深刻自信,说话也就越轻松冷静,轻声说话的人往往更有力量,叫骂反而显得很浅薄虚弱,用网络语言描述:“有些话换一种说法,逼格瞬间就高了许多,意义也不一样了。”
  
   很多时候,软弱可欺,愚蠢更可欺,外交史上,很多欺辱是由浅薄和愚蠢而非单纯的软弱招引来的。贵为朝廷命官的发言人如何说话,无论古今,无论中外,都不是小事。说到浅薄,在外交部发言人身上也时有表现,为了证明我并非妄言,下面引述一篇网文(在此谨向作者致谢),来说明曾经发生过的情形——
  
   看到最近两条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一个是人家问为什么外国公司在中国无法访问国外网站,答曰:外国公司技术不过关。在一个是知识产权问题,答曰,技术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发明的,李约瑟在《剑桥中国科技史》里都对中国人的发明称赞有加。说实在的,这不是回答,这是撒泼耍赖,真正的回答不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个问题,你完全可以承认中国对访问国外部分网站有所限制,这是体现国家网络管理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不完美,可能会给一部分人带来不便,但中国越来越开放,我们也正在设法改进……云云。
  
   第二个问题:你要说就说人类的共同进步,是由无数人的智慧积累起来的,历史上我们也曾经为人类贡献过很多重要的发明,烧制瓷器、制造指南针、活字印刷术等等,当时没有知识产权法,我们免费交给全世界了。今天欧美走在世界前列,他们开始为人类贡献重要的科技发明,我们对他们的贡献非常重视,我们国家近年来的知识产权保护取得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相信随着中国科技经济的发展,我们也需要更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未来我们也会向世界贡献更多的科技发明创作。
  
   这样回答,岂不得体诚恳得多。有时候真为他们着急。
  
   这位网友很是宽宏大量,外交部发言人应该好好听一听。你们还有很大空间提升说话水平,在履行发言人职责时更好地彰显我泱泱大国的国家智慧、儒雅风范和内在力量,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全体国民的希望。外交部、商业部等都是最重要的国家机构,按说应当群英荟萃,汇集着最顶尖的人才,他们应当有最宽广的国际政治视野,最精明的国家外交思路,最精准的语言表达能力,甚至,他们应当具备能够应对任何刁钻问题的个人素养,有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奇特才能,他们应当是“人精”而非与普通老百姓处在同一水准线上的庸才。那么,事情怎么就成为了眼下这个样子了呢?
  
   有必要细究一下。

  2
  
   人是会思想的动物。人与动物最重要区别不在于脸上有毛没毛,长不长尾巴,甚至也不在于能不能进行语言交流,而是在于人类在绝大部分生存中,都是用思想彰显其存在的。你当然可以不让人发出声音,但是只要思想在,人类就在,或者反过来说,只要人类在,思想就在,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思想”(在这里我既作为动词又作为名词使用)会让处在强势地位的人很不高兴,听到有人妄议,他们总是很气恼,在他们看来,没有声音就是安静,而安静又是社会治理的最佳状态。他们暗示我们说国家正在下一盘大棋,你等庸碌之辈不要多言,于是我们就不敢多言了,尽管这并非我们的心愿。所以,时至今日“思想”仍然是一件既奢侈又危险的事情,识时务的人一般都很识时务地不说不识时务的话了。有什么办法呢?若用阿Q兄弟的方式想一想,其实也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不说话么?不说就不说吧,总不至于死人吧?所以我们苟且地活着,荒诞地活着,变得像猪那样满足和恬适……不幸的是,尽管有很多客观条件让我们成为猪,然而要真成为猪却又何其难哉!这不是吗?我们��然活得很痴傻,然而残存在我们灵魂深处的人性仍旧在不断提醒我们,,你们要守住思想底线,否则你们就真成为被豢养的畜生了,于是我们就真的想了一些什么。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是这样的,你只要想就一定能够看到。结果我们看到,最近几年我们国家的上空笼罩着莫名的亢奋氛围,一个叫什么钢的学者兴致盎然似乎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专业论证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什么钢的讲话、文章极为有效地应和、煽惑起了一部分人群的浅薄情绪,似乎中国正在从美国手里接过全球领导权,正在成为引导世界前进的中坚力量,全世界都匍匐到了中国脚下,我们已经有了世界领袖的“范儿”……种种浅薄情绪导致整个社会都充斥着廉价的民族主义狂热喧嚣。
  
   与这种浅薄浮躁气氛相呼应,中央电视台、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联合适时出品了纪录影片《厉害了,我的国》,据介绍,“该片结合十九大精神,将祖国发展和成就以纪录片的形式第一次呈现在大银幕上,全面反映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这没有什么不对,我们也很为“十八大以来”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感到自豪,问题是这部宣传影片在宣传这种自豪感时,无视中国的发展短板,无视中国在国际政治版图中的实际位置,以偏概全,诱惑国民陶醉在意识形态自造的幻象之中,它所起的消极作用是不能低估的。
  
   我不知道是谁拍板做了这件事情,但作为一项国家级的重大宣传活动,可以推断它一定是迎合了高级别权力人物的愿望,一定是经由高级别权力机构的行政运作,才成为了我们眼前的这部片子,否则它将无从面世。这样说来,我们也就有理由认为,这部动员很大人力物力拍摄的政治纪录影片之所以横空出世,要归因于国家倡导和国家权力运作。
  
   无独有偶,作为文化战线另一个组成部分的影视界也应声而动,一部名为《战狼》的披着故事片外衣的政治宣传影片适时而生,由此跟进的诸如此类的电影、电视剧、电视纪录片、专题综艺节目更是纷纷登场,这些被注入民族主义情绪的所谓作品肩负的唯一使命,似乎就是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中国力量、中国发展之势如破竹、不可一世。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策略被丢弃得一干二净,似乎那个矮个子早已经过时了,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辉煌的新时代,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独立见解从而也就不让人待见的自由主义学者被排除出网络,发一篇忧国忧民的文章都难,一帮帮庸俗浅薄之人却由着性儿狂欢,从不见无所不在的网络管理人员出面阻止,诸如此类的文章标题铺天盖地:《阅兵发生了什么,把奥朗德吓成这样?》、《俄军最强战车被中国拿到,俄罗斯哭了》、《中国新型深海杀手曝光,美航母将有去无回》、《特朗普哀叹:中国太可怕》、《中国终于抛弃俄罗斯,太行版歼10令人振奋》、《中国超级新武器一鸣惊人:美国的防御系统竟全失效》、《中东多国受西方欺骗政权内部崩溃,一齐倒向中国》、《习近平三句话敲打克里,克里脸色都变了》、《中国一个简单动作,把日本吓瘫》、《厉害了我的国,南海正在变成中国内湖》……不一而足。
  
   应当注意到,这绝不是几个人吃饱了撑的撒泼打滚无理性张狂,不是。借用鲁迅先生在《记念刘和珍君》中一段话的句式: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事情竟会在短短四五年之间发展到这等地步。还应当注意到,单以某些怀有政治投机心理的人哗众取宠论,单以公众的群氓式民族主义宣泄论,事情不会到这等地步,我们必须从中看到更为严重的东西。什么东西呢?
  
   这是一种加持了国家意志和国家力量的社会行为,这种行为与国家的政治氛围的改变和重新凝聚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没有国家政治氛围的改变和重新凝聚,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在这个量级上发生——中国知识分子一向以所附之“皮”的状态来选择“毛”的作为,你想,聪颖如什么钢者如果嗅到的不是他所嗅到的气味,他会断然押上政治前途和学术地位,做那种完全不顾及后果的起哄架秧子式的喧嚷么?中国的文学艺术历来都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光荣传统,试想,如果没有国家有关机构的审查通过和资金运作支持,这些电影、纪录片、综艺节目什么的会成规模地登堂入室么?
  
   在全球化时代,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让自己与世界隔开,无论它有怎样的特色,它都是地球村中的一员,它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其他成员的审视。既然在所有这些事件中都有“国家”的影子,那么,这些行动的影响也就一定不仅限于国门之内,世界一定会根据这些行动来判断中国的国家方向,从而导致严重的国际政治后果——此一点,我们不是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了么?在我们国家内部,这些极为浅��的舆论喧嚣则非常有可能对中国的国家智慧和国际政治判断力造成销蚀和扭曲,从而消极地影响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国家方向的选择,进一步缩小国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腾挪转身的空间。这种端倪,我们目前也已经可以隐约看到了。

  3
  
   话说到此处,有一个问题似乎不可避免:既然这样,那么,诸如此类的社会作为影响了国家选择,还是国家选择导致了相应的社会作为呢?能否认为这就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结果呢?这个问题犹如“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般难于回答。笔者愚钝,不答。我们还是论说事情本身。
  
   一个国家,正常情况下,当一种狂热氛围像烟雾一样氤氲在社会空间时,当无理性人群构成一种力量时,就应当有一种理性冷静的声音出现了,然而在我们这里并没有出现这样的声音,我们看到和听到的好像都是反常的,反常到让人惊骇的程度。难道中国有冷静头脑的人死光了么?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的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教授们,那么多本应作为国家大脑进行思考的人,难道全部失聪失忆,成为每天早晨从早市用手掌心托一块豆腐回家的凡夫俗子了么?那些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息息相关的普通民众也全部呆傻,成为了只惦念饮食男女的行尸走肉了么?没有,尽管很少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我从来不相信他们都死光了,我也不相信专家学者教授全都变成了凡夫俗子,更不相信勤劳智慧的中国人都成了只惦念饮食男女的行尸走肉,我不相信。这种不相信不仅渊源于直觉,更远源于信念:没有任何人比中国民众更爱这个国家,也没有任何人比中国民众更关心这个国家的命运,更没有任何人比中国民众更将这个国家的安危视为自己身家性命的安危,之所以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一定是因为有人不希望听到他们的声音,所以世界才变得如此安静。此方安静,彼方必然喧嚣。我们有理由认为,对冷静声音的禁锢和压制,才是浅薄的民族主义思潮被纵容并沉渣泛起的最根本原因。
  
   所幸的是,即使这样,在随时都会被网络管理人员删除的微博里,在门户网站评论栏(最近几年,一些值得敬重的学术网站在无奈之下不约而同关闭了评论栏)无数个口罩的缝隙之间,仍旧可以看到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的国际、国内信息,看到人们用火星文所提示的质疑和忧虑。有关部门经常感叹网络管理工作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艰难:国外敌对势力利用网络散布违法信息、不健康思想总想登堂入室、人们的诉求多种多样,都想找到表达的空间……他们的确是太不容易了。
  
   究竟是什么东西造成了这种艰难呢?不好意思,造成这种艰难的并非他们所强调的那些原因,而是舆论控制机构在用最愚蠢、最原始的手段管理一个已经置身于现代国际环境中的现代国家,他们始终是在把民众作为管理对象而非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把治理国家演变成了一种只有极少数人才可以享有的政治特权,所以才只听得到一种喧嚣,这是由意识形态和民族主义思潮交媾而生成的怪胎。我们不得不说,舆论控制机构的原始手段与现代国家的社会运行之间,横亘着一个巨大矛盾,它就像一道藩篱,把中国隔绝在了世界之外,有了这道藩篱,世界有理由用猜疑、警觉、敌意的目光看待中国,我们目前所遭遇的贸易和外交的困顿,全部来源于此。这就是说,我们面临的国际问题,实际上是国内问题的延伸。
  
   “陈行之先生,你说什么?国内问题?你是说我们面临的国际问题是国内问题的延伸?”
  
   是的,我就是这样说的。

  4
  
   我曾经写《中国没有经济问题》(2012-12-16)一文——
  
   在一定意义上,中国没有经济问题,中国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是政治问题,用通常的说法,是改革开放的问题,是权力罪恶的问题,是特殊利益集团及其附属的庞大利益阶层的问题。不触动这个问题,或者说不能触动这个问题,谈论所谓中国的经济问题没有意义,更没有出路,是真正的空谈误国。社会精神资源和物质资源的大规模国家占有导致的国家权力向极小部分人集中、社会财富向极小部分人聚集,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权力的产生依赖于秘密政治,权力以其野蛮本性向社会财富张开血盆大口,吞噬包括性资源在内的所有社会资源,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权力腐败导致的对社会资源的非法占有和野蛮掠夺已经到了不仅让中国民众,更让全世界人民瞠目结舌的程度,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为了豢养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官僚集团,通过高额税收的方式强行汲取民间财富所导致的民营经济萎缩,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政府动用国家权力野蛮掠夺农民土地导致农民破产、房价畸高,房价畸高又导致城市人群生活困顿、无力消费,同样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基尼系数无限制攀升,即使你到世界范围内考察,也从来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正如亡我之心不死的人所言,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几百户的问题,而这几百户的问题绝对不是经济问题,不单纯是他们侵食了几百亿、几千亿民脂民膏的问题,这是极为严重的国家政治问题。
  
   无视这些政治问题,单纯强调所谓的经济问题,犹如动员起医院里的所有医生都在为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医治脚趾上的小恙而奔忙,不仅延误病情,病人还会死得更快,更为严重的是,它还将导致民众信心与信任的丧失,因为人们看到这所医院无远见、无规则、无章法、无效率,而民众这种信心与信任的丧失,如果我们把它作为现实与历史的后果来看待的话,其严重性是怎么说都不为过的。中国的所有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如果你看不到这一点,也就等于你没有看到历史的中国,没有看到现实的中国——如果你连历史和现实的中国  都看不到,你又怎么可能看到未来的中国呢?你看不到的。
  
   笔者绝非孤芳自赏,无知地认为将近六年前的文字还有面呈读者的价值,我要说的是,六年过去了,我们议论过的话题,有改变么?任何一个有正常感觉的人都会感觉到,没有改变。反之,在思想钳制进一步夹紧的情况下,有一些问题反而发展得更严重了,人们之所以从舆情方面看不到这些问题,仅只是它不再被允许“妄议”了而已。就一个国家来说,这当然是一种值得警醒的局面。这种局面的严重性,不仅表现为我们已经感觉到的经济后果,也不仅表现为我们正在承受的社会后果,它同时还表现为整个社会的精神沉沦和智慧弱化,它更表现为浅薄正在作为国家病症发生着溃疡和蔓延。

  5
  
   前不久我从网上看到一篇题为《中美名校图书馆借阅榜对比》的资料性文章,很有意思。文章介绍说,美国数据库项目“开放课程”(The Open Syllabus Project)收集了各大学过去15年来超过100万项课程和图书阅读信息,公布了美国大学学生的阅读书目数据;与此同时,中国各大高等院校也公布了当年中国大学生的图书借阅情况。
  
   文章首先列举了美国十所高校图书阅读综合排名:1.《理想国》柏拉图;2.《利维坦》霍布斯;3.《君主论》尼可罗·马基亚维利;4.《文明的冲突》塞缪尔·亨廷顿;5.《风格的要素》威廉·斯特伦克;6.《伦理学》亚里士多德;7.《科学革命的结构》托马斯·库恩;8.《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9.《共产党宣言》马克思;10.《政治学》亚里士多德。
  
   文章列举美国10所高校和中国高校学生阅读书目,我这里选择前5所大学的数据——
  
   普林斯顿大学:1.《文明的冲突》塞缪尔·亨廷顿;2.《全球化及其不满》斯蒂格利茨;3.《美国国会行动的逻辑》道格拉斯·阿诺德;4.《财政学》哈维·S.罗森;5.《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约瑟夫·熊彼特;6.《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修昔底德;7.《大外交》亨利·基辛格;8.《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马克斯·韦伯;9.《停战》理查德·霍布洛克;10.《冲突中的种族集团》唐纳德·霍罗威茨。
  
   哈佛大学:1.《在伯明翰监狱里写的一封信》马丁·路德·金;2.《风格的要素》威廉·斯特伦克;3.《领导大不易》罗纳德·海菲兹;4.《文明的冲突》塞缪尔·亨廷顿;5.《思考,快与慢》丹尼尔·卡内曼;6.《君主论》尼可罗·马基亚维利;7.《政策分析入门》伊迪斯·斯托基;8.《正义论》约翰·罗尔斯;9.《公司财务原理》理查德·布雷利;10.《感谢您的忠告》杰·海因里希斯。
  
   耶鲁大学:1.《理想国》柏拉图;2.《季度回顾》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3.《隐身人》拉尔夫·埃里森;4.《奥德赛》荷马;5.《让我们来歌颂那些著名的人》詹姆斯·艾吉;6.《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7.《人类学》弗朗茨·博厄斯;8.《萨帕塔和墨西哥革命》约翰·沃玛克;9.《反政治机器》詹姆斯·福格森;10.《伊利亚特》荷马。
  
   哥伦比亚大学:1.《文明的冲突》塞缪尔·亨廷顿;2.《理想国》柏拉图;3.《论自由》约翰·密尔;4.《社会契约论》让-雅克·卢梭;5.《利维坦》托马斯·霍布斯;6.《政治学》亚里士多德;7.《道德形而上学》伊曼努尔·康德;8.《国富论》亚当·斯密;9.《微积分:早期超越》詹姆斯·史都华;10.《文明及其不满》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中国大学生在读什么书呢?我这里选择前3所大学的数据——
  
   清华大学:1.《三体2》;2.《解忧杂货店》;3.《白夜行》;4.《从你的世界路过》;5.《三体3》;6.《偷影子的人》;7.《三体》;8.《嫌疑人X的献身》;9.《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10.《平凡的世界》。以下为分类项,社科类:1.《极简欧洲史》;2.《暗时间》;3.《异类》;4.《稀缺》;5.《激荡三十年》;6.《机器学习在量化》;7.《蔡康永的说话之道》;8.《人类简史》;9.《祖先》;10.《耶路撒冷三千年》。科技类:1.《算法导论》;2.《LATEX入门》;3.《断舍离》;4.《哥德尔、艾舍尔、巴赫》;5.《LATEX 2e 完全学习手册》;6《MATLAB 完全学习手册》;7.《MATLAB R2014a 完全自学一本通》;8.《Spark大数据处理》;9.《少有人走的路》;10.《时间简史》。
  
   北京大学:社科类:1.《论美国的民主》;2.《俄罗斯解密(电视剧)档案选编》;3.《中共中央文件选集》;4.《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5.《中共党史参考资料》;经济类:1.《激荡三十年》;2.《大数据时代》;3.《货币战争》;4.《21世纪资本论》;5.《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哲学宗教类:1.《心理学与生活》;2.《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3.《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4.《开放社会及其敌人》;5.《亚里士多德全集》。文学类:1.《盗墓笔记》;2.《藏地密码》;3.《老舍文集》;4.《天龙八部》;5.《王小波全集》。
  
   复旦大学:文科图书:1.《西方哲学原著选读》;2.《王小波全集》;3.《正义论》;4.《计量经济分析方法与建模》;5.《第二性》。理科图书:1.《微积分学教程》;2.《基础有机化学》;3.《费恩曼物理学讲义》;4.《数学分析》;5.《力学》。年度最想阅读图书:1.《心理学与生活》;2.《解忧杂货店》;3.《追风筝(电视剧)的人》;4.《平凡的世界》;5.《如何阅读一本书》。
  
   我不知道上述数据是否准确,我想,即使有偏差也不至于偏差到背离真相的程度,因此我认为它基本上是可信的。这些数据令人尴尬地表明,在精神视野、思想广度、兴奋点高低等问题上,中国大学生与美国大学生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尤其是在社科类读物的选择上,中国大学生还处在未入门或者说童稚状态,有一些被选择读物本身就不具备开阔精神视野、强化思想深度的阅读价值,之所以也被列入选择,唯一原因就是:这些本应当有更深刻思考的大学生的精神兴奋点很低,还停留在沉迷于电脑游戏的中学生阶段。
  
   你当然可以把这种状况归因于中国教育的失败,事实上,中国教育的确是失败的——8年前,美国学者约翰·奈斯比特在回答中国记者问题时,客客气气指出了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在更新教育体系的竞争中,中国和美国始于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美国是一个多样化的平面社会,其国民来自世界各国;而中国承载着‘等级社会’所赋予的丰富性和沉重性,这种社会是需要花时间来实现平等化的。对权威的尊重可以很好地维持秩序,但同时也瘫痪掉了那些对旧规则、老观点的质疑。中国的教育改革必须在找到‘机械式学习’和‘创造性思维’两者之间的平衡点之后,才能有所出路。”我认为奈斯比特先生说得很有道理,切中肯綮。
  
   然而作为“从里面看中国”的中国人,犹如我前面所说所有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一样,我更愿意认为中国大学生与美国大学生精神视野和思想广度上的差距,不仅仅是多有诟病的中国教育导致的,而是由国家的政治生态、社会生态和文化形态所决定的,责任甚至都不在中国大学生身上——你能指望成天浸泡在官员腐败信息深水中的孩子有更远阔的精神视野吗?你能指望身处“不得妄议”政治生态中的孩子有更深刻的思想广度吗?你能指望除了国家意识形态浇灌之外无从获得信息的孩子有自己的独立意识和健全人格吗?你能指望不具备最起码独立意识和健全人格的人会有能力与人类精神文明的精神成果对接么?你能指望在一个强调统一思想的地方产生出推动科技进步的个体“异类思维”能力,很快并最终在原创性科学技术上与美国、欧洲、日本乃至于韩国一决高下吗?很显然,你不能做这样的指望。
  
   不能做这样的指望倒也罢了,问题是将来的国家行政机构负责人都要从这些大学生中选拔,国家领导人甚至也要从他们当中产生,在这种情况下,一句“不指望”是不是太轻松了?青年人是国家的未来,大学生今天的精神贫乏和思想浅薄,如果明天传导到国家行政层面,将会产生多么消极可怕的后果,难道还用想象吗?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具有五千年璀璨文明史的中国,实在不应该收获这样没有成色的瓜豆。
  
   稍有社会政治学常识的的人都知道,自由(政治自由、经济自由、文化自由以及多重意义上的个人自由)才是奇迹之源,而这正是近一百年以来是美国而非中国一直引领人类科学技术发展的主要原因,这也是邓小平所说“凡是跟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的主要原因,更是中国在1978年选择搞改革开放(切记:改革开放从来不仅是经济议题,它更是政治议题、文化议题)的主要原因……正是这些极为重要的原因,最近几年都被人选择性地遗忘了。

  6
  
   资中筠先生八年前曾经有一番感慨,直至今天仍然让我们唏嘘不已——
  
   【……年来脑中常浮起贾谊《治安策》开头的一段话:“臣窃惟今之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他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独以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则谀,皆非事实知治乱之体者也。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
  
   ……方今“盛世”之颂不绝于耳,在不少国家挣扎于经济低迷的阴影中时,似乎“风景这边独好”,连洋人都艳羡。倚仗“举国体制”无节制地耗国库,奥运之后是“60大庆”,“大庆”之后是世博,世博之后是亚运。身处京、沪、穗这些大城市,只见一片流光溢彩,真个是“烈火烹油之势,锦绣繁华之乡”。然而在主流媒体一片颂歌之外,长叹息之声绝非出自我一人。官方宣传与民间的感触反差之大,似乎说的不是一个社会。那么,是宣称“天下已治已安”者非愚则谀,还是我辈杞人忧天,危言耸听?
  
   ……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封闭的老大帝国,而是身处21世纪,不可能自外于浩浩荡荡之世界潮流。现在流行的最简便的说辞是一切归咎于“境外敌对势力”。我想借用一句论语:“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2010-12-27,转引自爱思想网站“资中筠专栏”)
  
   中国目前正处在十字路口,无论国际处境还是国内状况,中华民族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是一场事关国运的危机,需要用最高的国家智慧来应对,如果国家也能像古人那样意识到“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着手推进政治改革,让人民真正享有宪法35条赋予人民的逐项权利,真正调动起民间智慧,不要搞思想的“统购统销”,让胡什么钢之类的人因为押对了宝或者因为交够了上面预定的“公粮”而坐收渔利,而是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思想的自由市场”,让十三亿人的精神飞扬起来,设置必要的政治程序让人民有机会参与国家事务,齐心协力把中国这艘大船矫正到与世界潮流相向的海域,不再有那么多敌人,不再有那么多阻碍,则国家兴;反之,如果人仍旧无法得到思想和表达思想的自由,如果某些权力者出于阿谀的目的竟然认为由一个人替十三亿人思考是正常的,如果总是试图限制和禁锢青年人的精神成长,如果人民总是作为被管制物而管制,无法也不能实质性地进入国家政治过程,如果已显现为国家病症的浅薄和颟顸不能够即时得到限制和矫治,任由它在国家、民众层面蔓延和发展,则国家亡。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无智慧也无能力处理和摆脱空前的国际、国内危机,将大概率造成灾难性的国家后果。如果天不佑中华,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这将是数千年以来我们收获的最为严重的国家后果——它不仅关乎制度存亡,关乎意识形态存亡,关乎政权存亡,更关乎国家疆域、版图之大小,关乎国家领土和领海之得失,关乎整个中华民族是在与世界历史潮流相向发展的浴火中涅槃而生,还是在与世界历史潮流的抗拒中、在浅薄屑小的精神守旧中向隅而死。正是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历史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真的不多了。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危言耸听啊!

陈行之,爱思想(www.aisixiang.com)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