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交流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專訪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嚴安林

 

兩岸的民間交流也無端遭到台灣當局的阻擋,大陸訪台學者經常遭遇難堪事。人民是兩岸關係的主體,兩岸交流也要以兩岸人民為主。台灣在美國手裏只是一個籌碼,隨時可能被犧牲。

Chaoxun201812
《超訊》2018年12月號

民進黨執政以來,兩岸關係陷入冷對抗,台灣當局對兩岸民間正常交流大肆阻擾,令不少交流活動受阻。今年10月就有類似事件發生:上海市台灣研究會組織了九人團赴台進行為期八天的學術交流,卻遭到陸委會阻擋,其中四人被「拒絕入境」,包括上海市台辦副主任李驍東等,此次交流最終未能成行。

上海市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上海市台灣研究會會長嚴安林是訪問團的團長,日前他接受《超訊》專訪時透露,訪問團原本安排五場在台灣大學院校裏座談,結果民進黨當局先是提出不能進校園,反覆溝通後又提出不得跟學生接觸,處處進行刁難。

民進黨當局還提出要訪問團成員和陸委會的官員見面會談。但嚴安林坦言,在兩岸官方沒有明確授權接觸的情況下,讓交流團的官員在訪台前就答應見面是十分為難的。後來,交流團其中四人因為具有官員身份,被民進黨當局拒絕入境,與此同時,台灣的媒體也開始炒作,迫於壓力,交流活動最終取消。在嚴安林看來,此事既體現了民進黨當局較重的防範之心,也能看出他們的有意刁難。雖然只是兩岸之間的一個小插曲,卻體現了兩岸正常民間交流陷入困局的現狀。

嚴安林對兩岸交流倒退十分著急,他多次提起自己在1995年初訪台灣時,時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焦仁和的一句話:「萬事莫若交流急」,並表示,如果交流日趨退步的話,對兩岸關係總體上損害會非常大,尤其對台灣不利。他認為,台灣當局不應再踩刹車,只有用民間交流的方式才能帶動官方交流。

台灣當局處處刁難民間交流

超訊:目前兩岸互動受阻的情況和問題主要在哪些方面?

嚴:我從事對台研究有26、7年,總體感覺兩岸現在要比以前緊縮。1995年我初到台灣交流,當時簽證申請了10天,最後批准了45天。後來,兩岸交流規範化,簽證時間不給多,但如果申請七天,會適當放寬至10天。等到蔡英文上台後,基本上一天都不多給,如果遇到���殊情況還得去補辦手續,這是兩岸交流收緊的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我們經常開玩笑說,民進黨當局把我們當賊一樣的防著,在很多次兩岸交流中,都遇到過讓人不太舒服的事情。包括上一次我們接受淡江大學邀請訪問鹿港鎮,學校已經有人員全程陪同,但還有一些當地警察拿著相機來跟拍,從最開始一路拍到我們離開,讓人挺不習慣的,有一種想讓我們難堪的感覺。

超訊:台灣當局一方面講希望兩岸交流,另一方面對民間交流百般阻擾,你覺得背後是什麼原因?用什麼方法可以達到交流目的?

嚴:首先,雖然兩岸交流代表著台灣的民意,但民進黨對此是不熱衷的,這跟民進黨的「台獨」價值有關係,在他們看來,交流越多,越有利於兩岸統一。其次,民進黨對於大陸還是缺乏瞭解,對於一些來自大陸的交流團,出發前就答應見面是有困難的,但基本上所有的行程都是公開的,如果是確實想見,可以像以前一樣,採取一種心照不宣、不期而遇的方式,而不是霸王硬上弓。

甚至雙方官員還可以考慮戴上白手套,用另一種身份見面交流。雖然交流本身帶有一定的政治目的,但如果一談交流,就把政治掛在第一,就太急功近利了,這樣反而不利於交流。

超訊:你覺得如果情況惡化下去,可能會產生什麼樣的負面效果?

嚴:兩岸互相之間信任度會越來越差,有幾個傷害:第一,共產黨跟民進黨之間的互信程度會越來越低。第二,對兩岸民間交流傷害非常大,陸客少了,交流團也少了,層次也低了,對於兩岸民眾之間情感的培養、信任的建立,都是不利的。第三,傷害了兩岸的專家學者,這些力量可以起到溝通和傳遞資訊的作用。如果連間接的、非正式的傳話角色都缺乏的話,兩岸誤判就會不斷出現,中短期內對兩岸關係的傷害是很大的。

超訊:兩岸擴大交流,有人建議台灣地方到大陸地方互設辦事處,這可行嗎?

嚴:中國大陸絕對是歡迎的,而且樂見其成,而是因為台灣有法令限制,包括《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也有當局的阻撓,一直未能成功。舉例說明,從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時民進黨的態度,就能夠看出他們的立場,包括柯文哲曾經提出,雙北到大陸設辦事機構,民進黨就立馬強調地方政府沒有這個權利。

現在民進黨當局採取的很多做法,都沒有道理可言,比如大陸製發給台灣同胞同等待遇的居住證,卻遭到當局的極力阻撓,還威脅要處罰,實際上卻沒有法律依據,是明顯的「先射箭,再畫靶」。與此同時,國民黨卻幾乎沒什麼動作,所以民進黨之所以能夠為所欲為,跟國民黨的反制力度太小也是有關係的。

官方應在背後發揮推動力

超訊:能不能認為,民進黨當局執政兩年的槽糕,就在於阻止兩岸民間交流?

嚴: 台灣外貿對大陸的依存度超過40%,台灣的經濟又是外向型經濟,根本離不開一個良好的兩岸關係,百姓的利益與此密切相關,處理不好兩岸關係確實是很多民生問題不能得到有效解決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兩者有聯動。

不過,如果民生問題處理不好,其他問題處理好一點或許也可補救,但民進黨顯然沒有把心思放在上面,比如改革,民進黨在假改革之名,行消滅國民黨之實,所做的動作就是要把國民黨打翻在地,然後踩上一隻腳。

超訊:民進黨還有兩年的執政期,這期間兩岸雙方應該對推動兩岸交流做些什麼?

嚴:我認為,兩岸的交流還要依靠民間,人民是兩岸關係的主體,那麼交流也要以兩岸人民為主,就讓民眾根據需求、情感和市場來從事交流,大陸的官方能夠起到的作用就是發揮推動力,能助推民間交流往前發展。同時,還可以透過各種管道,逼迫民進黨當局進行兩岸交流。當然,我們也要奉勸民進黨,不要把老百姓的權益和民間交流作為籌碼,這樣只會適得其反。

超訊:因為貿易戰,美國在兩岸問題上不斷觸碰紅線,是否會讓台灣當局誤判?
嚴:特朗普政府提升了對台的關係,包括簽署對台法案,中美貿易摩擦,提出印太概念等,都讓民進黨當局產生誤判,覺得只有完全一邊倒向美國,才能在亞太平衡裏謀求角色,才符合民進黨的利益。期間很多做法反應很快,包括到美國去採購大豆,還有蔡英文的雙十講話,就是想把中國大陸看成是亞太區域和平的一個破壞者。

我認為這個判斷是有問題的,北京跟華盛頓的貿易摩擦,一定是談談打打,打打談談,中美衝突面是上升的,但合作面也少不了。所以台灣在美國手裏始終只是一個籌碼,隨時可能被犧牲。也許可以謀得一時的短利,但長遠來看對台灣不利。■

文/趙銀嶠,《超訊》2018年1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